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淫妻巧安排
淫妻巧安排

淫妻巧安排

[为什幺我要受这种罪?为什幺我得这幺任人吼过来骂过去的?

  [明明生不出孩子的原因,是因为我老公精虫过少,为什幺我婆婆总是责怪我?]

  正在抱怨生不出孩子的人是我的亲生妹妹于帆,平时拥有好脾气的她只要讲到自己在夫家的遭遇都会烧出一把火,所谓相爱容易相处难,她和她的老公大学就相识,交往五年后结婚,至今也完婚三年了,三年内她的肚皮迟迟没有出现好消息,惹得婆婆时常没好气地对她冷嘲热讽。

  [既然她那幺想抱孙,那幺,那幺,那幺我就找人给我播种好了!]

  于帆眼里流露出一股倔强和冷默的神情,朝着我笑了笑,但不知怎幺的,语气却渐渐转为哽咽:

  [姐,我现在被人欺负了,,,妳还会像小时候那样保护我吗?]

  [当然啰!我只有这幺一个妹妹,当然不忍心看妳被人欺负!]

  我的回答似乎让于帆感到心中一阵温暖,在我面前扬起微笑,天然雪白的肌肤上因害羞而染上嫣红。

  此时于帆的手机铃声骤响,她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看上头的来电显示,翻了白眼,[吼,又打来!还不死心!] 她连接都没接就将它挂断。

  [谁呀?] 我好奇地询问。

  [一个网友打的。没事。] 她冷冷地道。

  [网友?什幺网友啊?怎幺会有网友打给妳?] 我不明白状况,连续追问,疑惑地盯着于帆,而于帆被我的目光看得相当不安,紧紧抓住手机,指尖泛白心虚地说:

  [就刚刚说的,既然他们家人那幺想抱孙,那我就找人给我播种好了!]

  我愣了一下,瞪大了眼直盯着于帆,想说话,却像是找不到舌头般,不确定自己刚刚是幻听吗?

  [于,,,于帆,,,于帆妳,,,妳要,,,妳要找人借种?]

  现在究竟是什幺情况?我的心提到喉咙,两手死命绞着,不可思议的微微颤抖,因为不可置信而颤抖。

  [喝水。] 于帆这下反而神色镇定,把水杯推到我面前,嘴角闪过一丝鄙夷淡淡地继续说:

  [呿,网路就骗子多,本来下定决心让我夫家后悔一次,所以我就在聊天网站挑了个照片还不错,也谈得来的帅哥出门,可来的却是一个体重近百公斤的胖子,还好没怀上他的种!]

  [什,,,什幺?妳们出去过?没怀上他的种?] 我震了震,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于帆,很难想像从前于帆是一个很理智、很爱家的女人,现在竟一切都变了,她和老公认识到结婚,我都是看着的,还帮过很多忙呢!

  [只有出去过一次,,,,,,只有一次噢!] 她低下头闪躲我的目光,语气坚定地道。

  [那,,,妳们,,,妳们真的做了?]

  于帆微微点点头,有种死寂般的哀怨。

  [可是,,,可是,,,可是妳不是说对方很胖!妳不喜欢?]

  [都约在旅馆见面了,我还能怎样?只能咬着牙结束啊!]

  于帆一脸不满,明显吃了大亏,可她嘴角的那抹倔强依然若隐若现。

  她说:

  刚进房,那男人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抱到床上,连忙脱光衣服,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她挣扎了一下,原本有丝抗拒,但想到婆婆的无情指责后,她立即就强迫自己接受眼前满身肥肉的男网友。

  那男人张着臭嘴强吻她,她紧紧的闭起嘴,不让那男人亲,可男人当时情绪相当激动,看着于帆这长像甜美的气质少妇,下体硬得发直、发烫,她说男人落下狠话:[不给亲?那我要大力撞妳了!]

  语毕,于帆的双腿就被掰开,那胖网友就知道死命的插、不停的插,越插越起劲,越插越重,甚至拉过床上的枕头垫在于帆屁股下,撞到床都弄出响声,也使得于帆的峡谷叉得更开,被顶得更深。

  约莫只过了5到8分钟,男网友觉得受不了,一阵急抖狂颤,随即射了一发进了于帆阴道深处,原以为借种工作就这幺轻鬆完成,可当男人拔出阳具时,于帆发现没多少精液,一问之下才明白,那网友在出门前才打过飞机,射出的精液根本不多,这点让于帆相当震怒被白玩,两人爆发口角起了冲突,柔弱的于帆哪是该名胖男人的对手,对方夹着男性体力和体重上的优势,索性使用暴力强姦于帆,整整强姦了3小时,3小时!

  说到激动处,于帆落泪了,嘴唇微微颤动,她似乎想要表达什幺,却又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我很傻吗?姐!我很傻吗?他们如果一直逼我生孩子,这或许就只是个开端!]

  [姐,,,妳,,,妳和姐夫,,,妳和姐夫,,,,,,能,,,能帮我吗?]

  [帮,,,帮妳?]

  我吃惊的愣了好几秒,才咳了一声继续问道: [我跟姐夫要怎幺帮妳啊!难,,,难不成,,,?]

  于帆冲着我点点头,诚恳的口气说道:[与其让我给外人糟蹋,那还不如请姐夫让我受孕!]

  [什!什幺!] 我揪着自己的襟口,不敢置信地喊了出来,不禁吓出一身冷汗,猛打哆嗦。

  那个下午,不知和于帆聊了多久,于帆苦苦哀求要我把老公阿翔借给她交配,最后我们只达成一个共识,我愿意问问看我老公的意愿,说不定他根本不肯,而无论我老公肯不肯,我希望于帆不要在轻易找陌生人借种。

  于是,决定权抛向了我老公——阿翔。

  当晚,我失眠了,想不到自己妹妹居然提出要和她姐夫——我老公,做爱、交配的要求,这对保守的我来说,很不能接受,而且让我觉得有些噁心。

  我犹豫很久要不要对阿翔说,但于帆又是那幺想要一个孩子,最后我终于豁出去了,嗯,问问看而已,说不定阿翔根本不想帮这忙!

  我叫醒了阿翔,对他叙述下午和于帆聊天的内容,并且询问他:

  [那个,,,你觉得,,,我们,,,也不是我们,,,就你啦,,,你要帮于帆吗?]

  [老婆啊,这件事我认为于帆几乎是咬着牙才做下去的,她是妳唯一的妹妹,妳不帮她谁帮她?]

  [老婆呀!于帆才27岁而已,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庭是需要一个小孩的。]

  [老婆啊,与其让于帆在网路涉险交网友,到不如在妳的安排下,安全的性交不是更好?]

  [老婆呀!妳看看我们自己的孩子,多幺健康、多幺可爱,那证明我们两家人的基因结合得很不错,于帆拥有跟妳相同的基因,我相信生出来的孩子一定也很健康、可爱。]

  [老婆啊,我觉得只要可以帮助于帆,我们就该尝试!]

  现在的于帆对阿翔来说,如同到口的肥肉,只怕无法成擒,又怎有纵放之理?

  而我除了脸红的听着以外,脑袋更是一片空白,[于帆什幺时候要我帮忙?] 色慾熏心的阿翔没有如我预测的不接受,反而相当关心他的小猎物——于帆,这点使我渐渐有些不满,为了不让阿翔过度放纵,所以我要求自己必须全程参与,在旁观看。

  ================================================================于帆的工作是一家公司的文秘,在计算好排卵日后,她向公司请了半天假,我和阿翔就约在她公司附近的汽车旅馆,準备进行交配计画。

  那天,于帆穿着上班常穿的套装,

  上衣是一件白衬衫,隐隐映出一对玉乳,下着一条黑色的迷你短裙,短裙下是一双修长而又白晰的玉腿,那玉腿光滑柔嫩,裹着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使我都能感觉到阿翔淫秽的目光在于帆身上扫动。

  进到宾馆房间里,我要求老公先沐浴,而我主动帮老公进行清洗,毕竟等等他要真枪实弹上于帆,总不能让人家觉得臭、觉得不卫生吧!

  打开莲蓬头,我仔细地搓洗阿翔的下体,他面露一抹诡笑道:[老婆,我等等真能插于帆?]

  我停下动作,僵住身子,视线盯着他反问: [我说不能你就不插?]

  [哈哈哈,,,呵呵呵,,,] 阿翔竟愉快的轻笑,我知道他期待这天很久了,上礼拜他整个礼拜都不跟我做爱,不要以为他想什幺我不知道,阿翔一定想保存体力留着对付于帆,说什幺人家有困难就要帮忙,讲那幺好听,还不就想上我妹而已。

  在我确定帮阿翔清洁完毕后,轮到于帆洗,当于帆洗完再度回到床边,她仅仅只围了一条浴巾,阿翔和我都能清楚地看到她大腿根部雪白滑腻的肌肤,就连她那大腿上条条细细的血管,在灯光的照射之下都显得晶莹剔透。

  看到这幕,阿翔的鸡巴居然一下子就硬了起来,把内裤顶的老高,于帆似乎也注意道了,她害羞地红着脸问道:

  [姐,要直接开始?还是要妳先跟姐夫做爱?要射的时候再插到我体内就好。]

  [不,,,不需要吧,,,万一我射在妳姐身上,不就白费了,,,]

  阿翔抢快地回答,感觉得出来他不愿意这样,

  [没关係,妳姐夫看样子早就想上妳了,妳就直接帮他吧!]

  于帆尴尬地笑了笑,紧咬着下唇,两侧垂落的髮丝黏贴在她未乾的脸上,更添几分楚楚动人的神韵。

  [那,,,那好吧!姐夫,,,姐夫那我先帮你好了!]

  于帆大胆脱下自己的浴巾,主动地邀请她姐夫先躺在床上,此时的于帆全裸地準备要帮阿翔口交,曝露的奶子也在阿翔面前摇晃着,相信阿翔从未这幺近的距离看着于帆,更不用说是几近全裸的于帆,现在不论阿翔想要看于帆的任何私处,都是近在眼前,我看着阿翔的眼光,从于帆的头部扫描到臀部,像个色狼似的面露诡笑等待服务。

  于帆也没让阿翔久等,一张口就将阿翔的小弟弟含入嘴中,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老公的阳具被别的女人含住,而且那女人还是我的亲生妹妹。

  [姐洗的很乾净唷!]

  于帆笑了笑化解尴尬,并用她的舌头,在阿翔的阳具上来回滑动,为他口交着,[嗯,,,啊,,,好痒,,,好舒服啊!] 阿翔不自主的叫了出来,还回头看了看我似乎很满意,男人啊,果然是只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嗯,,,于帆,,,好舒服!] 随着于帆的口技套弄,阿翔的呼吸渐渐加深、加重,他的手也不客气地沿着于帆滑嫩的颈部线条,来回抚摸到她的背脊,阿翔微眯着眼,贪婪地看着他小姨子姣好绝美的脸蛋,享受着她炙烫的舌尖快速地在龟头上嬉戏,满意的露出一抹笑。

  而在一旁的我,低着头沈默不语,看着老公和妹妹在眼前交配,那种感官和心理的刺激前所未有,我感觉不出自己是愤怒还是兴奋,不过身体却做出最诚实的反应,我感到下体流出了一股股热流,心像火烧一般,浑身发热,我缓缓地前后左右摆动臀部,利用和椅子之间的摩擦来解下体痠痒感,深怕动作太大,被人发现自己的羞耻行为,可似乎是我多虑了,床上翻云覆雨的两人根本不会注意到我,于帆相当敬责地一边以手指滑动阿翔的棒身,一边又是吸吮又是舔,这一吸一舔阿翔浑身颤抖,眼见时机成熟了,阿翔一个起身抱住于帆,把身体移到床沿,他危险的眯起眼睛,身子散发出炽热的气息,起伏的胸膛充满狂热的欲望,没给于帆过多喘息的机会,阿翔灼热昂扬的阳具便缓缓刺进她的体内。

  [厄啊!姐夫!]

  阿翔并没有一下子插到底,而是反覆地抽送,每次进多一点儿,一下又一下,来来回回几次,终于慢慢地把又粗又大的肉棍儿整条塞进于帆的阴道里。

  [噢呜,,,于帆!好舒服阿!]

  [姐,,,姐夫,,,好,,,好大,,,厄啊,,,]

  于帆咬着牙说出这句话,使得阿翔更变本加厉地问到:

  [姐夫很大啊?那,有比妳老公的大吗?]

  阿翔这个老色鬼,说话带刺,挑战的意味浓厚,挺直了腰板,用那筋肉怒张的龟头挤磨着于帆小穴里的嫩肉,一下又一下地加大撞击力道,尽情舞动着他的大肉棍儿,在我妹妹的小穴中左冲右突,横冲直撞。

  还用双手死死地抱住她的腰,嘴里不由自主的浪叫起来:

  [啊!于帆!妳好紧啊!啊!果然是没生过孩子的阴道,真会夹!夹真紧!]

  经过猛力的抽送后,于帆的身体也越来越热,尤其是被反覆「照顾」的下半身,更是酷热难耐,我在一旁感觉得到,于帆似乎快要喘不过气了,这点阿翔当然也有注意到,他淫笑着问到:[于帆,妳已经为我準备好接受姐夫的精液了吗?]

  于帆柔顺无依的表情就像是阿翔最强力的春药,他满意地看着两人交合处沾染上的透明蜜液,接着疯狂地在于帆体内驰乘飞奔,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高潮捲向于帆,没一会儿功夫于帆就娇喘吁吁,无力地撑在床上。

  [妳这样就不行了吗?] 阿翔轻声在于帆耳边调笑着,看着她双眼无神的虚软模样,忍不住轻轻啃咬舔舐她的白颈,彷彿要将这白里透红的肌肤吞下入腹。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阿翔的肉棒猛烈地撞击着于帆的阴道,飞快地抽动,让我清楚地听见自己老公的跨部撞击自己妹妹屁股的声音,这还真是头一次听见啊!既淫秽又刺激的感官体验。

  很快,在阿翔的连续不断的进攻下,在近十分锺的高速运动中,他拼命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高速度在于帆的阴道进进出出,全根拔出,又快速插进,一直插进阴道的最深处之后,[嗯!嗯!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噢呜!于帆!]

  阿翔终于忍不住下体的快感,猛然的一插!

  他奋力的将阳具塞进于帆体内最深处,双手紧拥着于帆后,哗啦地射出一斗又一斗的精液,阿翔无可自抑地达到高潮,精华的种子更是全灌入我妹妹于帆体内。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心中慾火难耐,

  我第一次让老公把阴茎插进别的女人身体,而且还是自己的亲妹妹,那种心情,是羞耻、兴奋和空虚交织在一起,当阿翔的阴茎慢慢地从于帆阴道滑了出去,赤条条地跳下床,我一把拦住他说道:[老公,,,我也要,好不好?]

  我的大胆提议也让于帆有些难为情,她扯过一旁的棉被遮住一身赤裸后,挪动身体让出了床上一半的空间,让我和阿翔在旁办事。

  当天,不伦的刺激感让我们三人一起跌入激狂而甜美的仙境中,不停摆荡…不停摆荡…我和于帆在房间内用了各种姿势,来满足阿翔,从床上到床下,再从床下到椅子上,我们用尽了各种方式,就是要抽乾阿翔精液,每每阿翔要射精,都让他射进于帆的阴道里,最后,我们三人都累倒在床上抽蓄,久久才恢复神智。

  ================================================================话说我和阿翔,两人从经朋友介绍认识、结婚到现在近十二年,性爱活动始终一成不变,做妻子的我也渐渐没有享受过所谓的刺激和高潮,如今藉由亲生妹妹于帆和自己老公的交配,让我体会到了身体、心灵双重震撼的快感,我想,我似乎爱上了这感觉,在那次借种以后,我们三人在言谈间逐渐形成共识,撇开于帆生小孩的传宗接代问题,我们有过一次又一次极为尽兴的3P幽会,于帆的加入,也让我们夫妻的性爱充满了遐思与渴望,我们时常大胆的邀约于帆下午请假,一起到她公司附近的宾馆开房间午休,姊妹两人一起在宾馆里服侍阿翔,阿翔也尽力让我们两姐妹都得到性的满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