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淫荡张二嫂子
淫荡张二嫂子

淫荡张二嫂子

张二的卧室,还是之前的小桌子,还是那两个小凳子,真无粮坐在里面,面对门口,张二面向他背对着门口,张有福和张二嫂一左一右站在张二的身后好像是要呐喊助威似的。

  张二很高兴,暗道‘身后的俩人今天挺有眼力劲儿啊。’殊不知,在他的背后,张有福正把手放在张二嫂的屁股上呢。

  张二嫂原本已经放开了,但是如今站在张二的身后,又开始紧张起来,她并不知道真无粮的棋力是真的啥也不是,只是一位方才是故意玩弄自己呢,而今无论她愿不愿意,其实都得听真无粮的,只是当着张二的面被张有福这样摸屁股,还是异常的紧张并略带一点兴奋。

  张有福明显感到她的屁股绷紧,于是把手放在她的腰间慢慢的摩挲,不一会儿张二嫂的紧张缓解了一点,但马上又兴奋了起来,她十几年前就在一个屋檐下背着张二和那个秀才睡了好几个月,如今背着张二被儿子摸自己,借着方才高潮的劲儿,张二嫂这些年一直压抑的欲望有点压制不住了。

  张二的棋力其实还不如张有福,但是他很清楚真无粮是啥德行,所以信心满满,但没想到的是他和真无粮俩人是名副其实的一对儿臭棋篓子,居然杀了个难解难分。

  异常精彩的厮杀连张有福都看不下去了,感觉继续观看会拉低他的智商,渐渐地张二开始没工夫东张西望了,为了赢钱后接着去赌场,他汗都下来了,眼睛死死的瞪着棋盘,浑然忘记了身后还有两个人。

  真无粮根本不用看棋盘,他原本只是打算给张二一点银子给他打发走,好继续玩张二嫂,但是发现对方居然还不如自己的时候,心思便活络了起来。

  真无粮和张有福母子一个上午养出了难言的默契,他拿手指着张二嫂的胸部,往两边一扒拉,张二嫂马上知道他要干啥,她努力的控制自己的呼吸害怕张二发现,与上午的张有福不一样,张有福就算看见了也不能把她怎么样,而且昨天已经预热过了,但张二可不一样,要是发现不打死她才怪,官府都不会就她,至于真无粮?谁知道这个玩火的家伙脑子都在想些什么?

  真无粮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好整以暇的看着张二嫂,对方在低头确认张二不会回头后,终于还是缓缓的拉开了上衣,但没敢大打开,接着把抹胸往下一拉,露出了肥腻的大奶子,就这样举在张二的头顶给真无粮观赏。

  张二嫂还是紧张,双手紧紧的抓着抹胸的边缘,准备着万一张二回头好马上把奶子挡住,张有福看的兴奋,张二对他还不如张二嫂,小时候更是随便就找个借口揍他一顿,在知道对方不是自己父亲时,疑惑解开,同时也彻底放弃了重归于好的心思。

  他来到张二嫂的身后,从背后抱住张二嫂,胯下坚挺的怼在对方的两腿之间,慢慢的往里顶,两只手绕到前面抓住一对奶子把玩起来,张二嫂吓得想要推开他但是双腿间的肉棒顶的她浑身一颤,顿时身子软了下来。

  张有福一边闻着她的发香,一边玩着奶子,有时抓着两只奶子相互轻轻的撞击,然后马上赶到张二嫂浑身一紧,屁股开始夹住鸡巴,他心情亢奋,捏住两只大乳头上下抖动,然后看着毫无所觉的张二,那个家伙为了几两银子脖子上面都见汗了,却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在背后被人玩着奶子给他的对手看,他第一次如此的看不起张二,也感受到能力带给人的变化,在他现在的心中,认定能力是最重要的,否则将来说不定哪一天自己也会变成别人眼中的张二。

  真无粮低头看着棋盘,天眼却扫视着对面母子的情况,张有福的心里变化他不知道,但是通过体内其他的变化还是能猜出一点来,毕竟这本就是他一手促成的,他知道接下来可以按部就班的进行计划了。

  看着眼中已经透露明显情欲的张二嫂,真无粮微微一笑,再次打了个手势,张二嫂看见后疯狂的摇头表示拒绝,‘这个家伙居然要她当面脱裤子?这样的做法要是张二回头的话她根本没法掩饰。’可惜身后的张有福不管那些。

  他掀起张二嫂的裙子就开始脱她的裤子,张二嫂放开抹胸赶紧抓住腰带,但是害怕张二听见声音,不敢太用力,最后她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裤子被张有福拿走,这种紧张的气氛让她感到一阵乏力,眼看着张有福又要脱她的内裤,这回她也不阻拦了,反而自己抓住裙子方便对方,当无法拒绝的时候她觉得还不如配合张有福,这样还能快一点。

  很快的,张二嫂的胯下再次真空,她想把裙子放下来,可惜张有福不干,不仅如此,他还从后面把张二嫂的抹胸绳扣给解开了,张二嫂死命的抓着胸前的抹胸,却又被张有福无情的拽走。

  她再一次这样近乎赤裸的出现在真无粮和张有福的眼前,只是如今她的阴毛已经贴上了张二后脑的辫子,让她又痒又刺激又紧张。张有福拉着她的外衣往下拽,很快,张二嫂除了腰间系着裙子和外衣以外,已经彻底全身赤裸了。

  这时候的张二嫂已经放弃了,反正看张二那比她还紧张的样子,估计早就忘了身后还有人啦,她只是尽量不弄出声音吵醒张二。

  张有福这时正在拿舌头舔弄着她的奶子,随后一路向上,划过雪白的勃颈亲吻着她的脸颊,很快来到了她的唇边,张二嫂略一犹豫,便张开小嘴伸出舌头与亲身儿子亲吻了起来,她感到浑身酥麻,手不自觉的放在身后摸上了张有福的鸡巴,虽然隔着裤子,还是能清晰感到那种火热,比张二的还要大!她瞄了一眼为了十两银子还在奋斗的张二暗道‘你要不是有了点钱就花天酒地,我又怎么可能在自己的卧室里面,赤裸着身子被儿子亲嘴,还给对面的真无粮看戏?男人好色没啥不对,但是没能力还不把妻子当成一回事,这简直是罪恶!’张二嫂一边回应着张有福的舌头一边心中不断的贬低浑然不觉的张二,对她而言,每找到一个对方的缺点,自己的羞耻愧疚就会减少一点,她本就从来没喜欢过张二,就如同张二也只是没把握休掉她后娶到更好的老婆一样,愧疚转瞬即逝,羞耻也随着张有福不断涨大的鸡巴化为乌有,她让自己暂时忘记对方是自己的儿子,不断告诉自己,这都是被真无粮逼迫的,然后开始全力投入到与张有福的肢体纠缠中。

  真无粮看到差不多了,再次打出手势,张有福马上悄悄的将张二嫂带了出去,来到门口,张有福从裤子里面掏出滚烫的肉棒,按着张二嫂的脑袋往鸡巴上凑,张二嫂手里握着他的鸡巴,顺从的低下头,暗道‘好多年没看见他的鸡巴了,居然长得这么大!这个小子昨晚上去了一趟媚春楼居然连口交都学会了,难道真的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当初她勾引的秀才便是胯下巨大,而且当时虽然年龄不大却技巧极其丰富,好像背地里玩过几百个女人一样,难道这种天赋也可以遗传?

  张二嫂闻着令她心醉的味道,把肉棒放在脸上不断的摩擦,再伸出舌头舔弄,眼看张有福的龟头已经彻底露出来了,她不再犹豫,一口将其吞了下来,张有福抱着张二嫂的脑袋,鸡巴在对方的嘴里缓缓的抽插,闭上眼睛就感觉像是在操逼一样,张二嫂的技巧也不错,更重要的是,这是一张骂了自己十几年的小嘴,如今却在努力的裹着自己的鸡巴。

  他把张二嫂的身子转了个方向,让她背对着屋里面,撅起屁股,他弯下腰胸膛紧贴着张二嫂的裸背,双手扒开她的屁股,看着一会儿外张一会儿收缩的屁眼和又流出淫水的操逼,开始把手插进肉洞玩弄起来。

  从真无粮的方向,他清楚的可以看见,对面的母子把身体搭成了桌子一样,下面四条腿站立,身子叠加平行,张有福的脑袋放在张二嫂的屁股上方,手指不断的拨弄着阴毛下的淫穴,而张二嫂则努力的扭着脑袋含着他的鸡巴,这个姿势她没办法吞吐,只能靠嘴里的吸力和舌头舔弄。

  张有福抬头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张二,自己的媳妇正在儿子的胯下添鸡巴,还撅着屁股对着你被人玩着骚逼,你如果当初好好的对待这个家或者不那么压榨真无粮也不会有今天,如果当初张二和他讲明自己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他愿意抚养他的话,张有福是很可能与他站在同一战线,甚至一起离开张二嫂的,毕竟相比较张二而言,那些年给亲生儿子留下了众多阴影的母亲更不值得原谅。

  张二嫂整张脸都埋在张有福的胯下,她觉得自己肉洞准备的很充分了,再次满脑子淫水的张二嫂凸出肉棒想要让张有福操她。

  哪知张有福一直想着真无粮跟他说的话,今天他只能射一次,虽然对方说可以先在射只是晚上不能去媚春楼,但是他很清楚对方的期待,所以他毅然决然的在张二嫂吃惊的目光中推开了对方,他转身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把头贴在墙上,让冰凉的墙壁缓解内心的燥热。

  张二嫂傻眼了,她都已经豁出去了,结果张有福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跑了!她光着身子看了看张有福的房间,又回头瞅了瞅戏谑看着她的真无粮,欲哭无泪,她就像是被丈夫抛弃的小媳妇一样,想要蹲下来大哭一场,但是看见张二又赶紧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她猫着腰跑进真无粮的屋子,躺在对方的小床上,一边生气一边难受的再次开始自摸了起来。

  真无粮对他们的状况一目了然,看着火候也差不多了,张二为了赢钱都急红眼了,他也不再坚持,随便走了一步棋,顿时原本苦苦挣扎的局面彻底一边倒,他原本想赢过张二都费劲,这一放松更是瞬间垮台。

  ‘哈哈哈哈’张二放声大笑,‘兄弟!你还是嫩啊!’他指着真无粮嚣张道‘别怪哥哥我不客气,嘿嘿!这十两银子可是我的了,而且你还欠着我十两呢!’张二好像打赢了一架似的,浑身痛快的了不得,十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了,足够他回赌场大战几个回合,‘咦?他们跑哪去了?’这时的张二才反应过来,发现本应在背后给自己助威的俩人都不见了。

  真无粮装作无奈道‘看咱们玩的太久,估计是去后院干活了吧!不过我今天输了这么多银子,实在是没心情干活了,你回头跟嫂子说一声行不?’‘放心吧,包在我身上!’张二大包大揽的说道,紧接着便急迫的往出跑,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赌场回本,至于方才答应真无粮的话?‘嘿嘿!傻逼一个!没有钱还账还想不干活?想得美!’张二一边暗笑一边往赌场赶去,却不知道这一路上其实好几个眼哨都在盯着他。

  真无粮回到自己的小屋,看见张二嫂还在那里自己抠逼呢,看见门被推开先是一惊,再看到是他后哼了一声,扭头开着墙壁,继续抠逼。

  真无粮来到床上道‘你这衣服都在腰上,多热啊!来!我帮你脱了。’张二嫂哼道‘你脱我衣服干啥?你又不操我。’但身体还是主动抬起,直到真无粮把她彻底扒光。

  张有福听见声音也跑过来了,也问道‘粮子哥!你把她脱光了干啥啊?’真无粮笑道‘我打算今天不让嫂子继续穿衣服了,让你大饱眼福怎么样?’张有福委屈的大叫道‘别啊!粮子哥!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晚上我还得去找水娘呢?你这样让娘光着身子,我这一下午可怎么熬啊!’一旁的张二嫂气的把枕头砸向张有福骂道‘去你的小王八蛋!我说你怎么刚才居然还能忍得住,原来被外面的骚婊子勾引了,老娘养你十几年,鸡巴都给你裹硬了,你居然就知道去操外面的骚逼,气死我了。’真无粮笑道‘好啦好啦!药铺的人已经走了,咱们也过去准备饭菜吧。’张二嫂赤条条的下了床,犹豫道‘你真打算让我一下午都光着啊?要是来人怎么办啊?’真无粮笑道‘那些银子够二哥玩一会儿的了,要是运气好的话今儿晚上估计是不会回来了,所以你放心吧,别人看不见。’张二嫂全裸的跟着俩人来到了院子里,她还是难以习惯光天化日的就这样不穿衣服走路,两只手不自觉的当着前胸和胯下,虽然也知道没啥用。

  她忽然对真无粮问道‘既然不会有人来,你俩为啥都穿的这么立正啊?就让我一个人裸着!’真无粮淡笑道‘这不是因为你的魅力大吗?要是我俩不穿衣服,哪还控制的住不操你啊?’张二嫂已经变得很不要脸了,一回身搂着真无粮道‘那你就操我呗?忍着多难受啊?’说着把手摸在了真无粮的鸡巴上。

  真无粮摸着她的屁股道‘让我操你,那是晚上再说的事!’张二嫂叫屈道‘那你还让我不穿衣服?你看着不也难受吗?’一旁的张有福附和道‘娘说得对!还是让她穿上衣服吧?’‘去你妈的,张有福!’张二嫂气蒙了,这个混蛋话里话外都是自己比不上外面的婊子,这实在是让她义愤填膺。

  真无粮哈哈大笑道‘我看这样吧。’他又拿出十两银子道‘嫂子你要是今天让有福射出来,算上这十两,我今天给你二十两银子’然后看着直摆手的张有福道‘你要是今天射不出来,这十两银子就给你,你拿去给媚娘,可以包下水娘,让她这两天都不用接客,怎么样?’‘这个么?’张有福有点心动了,毕竟他在水娘那里找到了梦寐以求的感觉,就像是初恋一样,而且其中还带着一点类似母爱的感觉,让他非常着迷,如果能让水娘不接别的客人当然是最好的,要不然万一晚上去了,结果水娘正在被别的男人操,那自己得多闹心?

  张二嫂一把抢过银子,叫道‘我答应了。’她心中暗道‘就算没银子我都要让这个臭小子射出来,让他不能去玩狐狸精,哪怕为了这口气,自己也要同意。’张有福知道反对也没用了,只能点头答应,只是一回头看见张二嫂看他的眼神有点心里没底。不知道啥时候开始,他们母子操逼居然都要被真无粮掌控,实在是天下奇闻。

【完】